广东彩票兑奖时间
 

無限之次元幻想

第635章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光之序曲 書名:無限之次元幻想

    阿托利雅:“我就先原諒你對我的無禮言行吧。”

    “肚量真大。”林瀟說。

    “你還真有心情開玩笑呢。”阿托利雅說。

    “我沒有什么余裕。”林瀟說。

    “別裝蒜了,剛才什么態度,你這完全是恐嚇。”阿托利雅說。

    “你是要說別使用卑鄙的手段嗎?”林瀟說。

    “大小姐真輕松呢,一直都是隔岸觀火。”

    “認真聽我說,我實在很認真的說,我們是近衛,不可以做威脅別人的事情吧?”阿托利雅說。

    “啊不算是威脅,只是讓她動搖而已。”林瀟說。

    “這是常識?”阿托利雅說。

    “是世界的常識。”

    “這里不需要正義嗎?”

    “別隨便使用正義這個詞語,我倒是想聽聽你準備怎么打聽出情報。”林瀟說。

    “你覺得只要低下頭來,對方就會給你看底賬了?”

    “錢有試試的價值。”

    “你太天真了。”林瀟說。

    “不行呢,價值觀不同,就算說了也白搭。”阿托利雅說。

    ‘我知道了,我們分開行動吧。’林瀟說。

    “你打算怎么辦?”阿托利雅說。

    “我去打出租車。”林瀟說。

    “來了來了,哪位。”本間說。

    “我是近衛林瀟,可以占用您一點時間嗎?”

    林瀟說。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可沒有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突然打擾你很不好意思。”林瀟說。

    “你不喝酒嗎,有蘇格蘭的威士忌呢。”

    本間說。

    林瀟說:“我還在工作中。”

    “沒有調查令吧?”

    “但是已經過去哦了不管調查哪兒。”本間說。

    “你是找不到那東西的,我是清白的。”

    ‘你誤會了,我不是為此而來。’林瀟說。

    “那么,你想要聽什么呢。”

    “你知道小奈嗎?”

    “當然知道,是我的婚約者,但是正確來書歐式原婚約,我被那女人欺騙了。”

    “被騙了?”林瀟說。

    “是的,我中了圈套。”本間說。

    “你知道哦啊婚姻介紹所的櫻花大媽吧?”

    “她和那個大媽一起將我騙了,只會說好聽的,能夠騙錢就騙錢,最后在恐嚇。”

    ‘他們怎么做?’林瀟說。

    “他們拿我的出軌照片,威脅我要感謝費。”

    “是小奈,沒錯吧?”

    “是啊,就是她,現在想想那個叫金香的人,也跟他們是一起的,全部都是櫻花她安排好的,就是為了等這個。

    明明有婚約者卻搞出軌,拿來吧,賠償金500W元。”

    ‘你給她了?’林瀟說。

    “在那個時候我還沒以為自已上當,方正我從以前就經常惹麻煩,就連自已的親人都用白眼看過。”

    “借調了酒以后馬上就碰上這種事情,我享用感謝費解決這事情也不壞。”

    “我真實感笨蛋。”

    “你認為她們是一伙的理由。”

    “我看到了,名為金香的女人從介紹所出來。”

    “你去叮點了?”林瀟說。

    “我讓偵探去調查,然后又出來了這個結果,她說雙親是資產家都是騙人對”

    “小奈那么說的。”

    “不光是這樣,我還實際被介紹見面,和所謂的雙親,都是非常有格調的。”

    “但他們完全沒有關系,真正的雙親都是在飛機事故,哈哈介紹給我的是幽靈。”

    “你沒有想過用欺騙罪去告她們?”

    “當然不行了,我沒有證據。”本間:‘我讓她們還我齊納,反而被威脅了。’

    “說要告我跟蹤狂,毒我雙親來說面子一直是最重要的,本間不動產的兒子,遭遇欺騙,說出去給人看笑話。”

    '“500W就可以了結很便宜對吧。”

    “是嗎,在這世界上有人因為50W就殺人。”

    ‘那么我該怎么辦。’

    “不用怎么辦,回答我的問題吧,你為什么要選擇櫻花婚姻介紹所。”林瀟說。

    “不是我選的,是櫻花大媽告訴我的,母親的。”

    “她騙人說是因為經營限定會員制,所以大家都是清白的,真是可笑。”

    “你雇傭的偵探。”

    “調查了小奈的老家。”

    “中川偵探,但是去也沒有用,他什么都不說,我父親已經用錢給他收買好了。”

    ‘但是這樣就好了。’

    林瀟說。

    “沒有別的問題?”本間說。

    “不,沒有了。”

    “不喝威士忌嗎?”

    ‘我在說一次,在工作的時候不能喝酒。’

    “打擾你了。”林瀟說。

    “啊還有別碰那些懂你心了。”

    我知道了。”

    回去以后。

    “中村忙到這么晚,真是辛苦”林瀟說。

    “來的正好,看下這個。”

    “這是武器調查結果,沒收的是贗品。”

    “因為很容易攜帶,很受歡迎,這東西很希崎”

    “是誰帶過來的?”

    “不一定。”中村說:“這是組裝出來的。”

    “要是進口的話,手續很麻煩。”

    ‘那么就是有人帶過來。’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應該就是這樣。’

    “因為武器本身是很干凈的。”

    ‘現在只能知道這些了。’

    “對了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說吧,你想知道什么?”中村說。

    “我想聽取身為販罪心理畫像刻畫專家的你的意見。”

    “和跟蹤狂事件有關嗎?”

    “是的。”

    “會成為我個人的意見,那樣也行嗎?”

    “當然了。”

    “知道了,你說吧。”

    “首先關于進行受害登記的阿和的證言真假問題。”

    “在這點上值得注意的是。”

    “本間說小奈說謊,小奈和阿和的正眼也有不同的地方,以第三者的正眼作為參考的話,我想就可以看到真實了吧。”林瀟說。

    “就是說阿和他沒有說謊是嗎?”

    “是的。”

    “明白。”

    “就是說說謊的是小奈,可以這樣下定論。”

    ‘我覺得是和專業昂,但是能判斷所有人都是騙人的,本人沒有察覺到跟蹤狂有可能。’

    “原來如此,整理一下,阿和沒有說謊而且小奈的正眼也很可疑。”中村說;“這樣的話,跟蹤狂可能存在。

    我想至少可以這樣進行考慮吧?”

    “正是如此。”林瀟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

    “小奈去介紹所的理由不清楚,本間對櫻花的證言讓人在意”

    “可以認為是婚姻介紹所的會員成為了跟蹤狂。”中村:‘雖然不能斷定,但很有可能。’

    “去找婚姻介紹所的話,說不定可以找到什么新情報。”

    “找到了,我去追蹤櫻花。”林瀟說。

    “如果得到了情報的話,再告訴我吧。”

    “打擾你工作了不好意思。”

    “沒關系。”

    “中村我還有個事情。”

    “關于什么?”

    “關于飛機事故。”

    ‘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大概在三年前。”

    ‘國內過去三年沒有大的事故是外面嗎?’

    “應該是的。”

    ‘公司呢?’

    “不知道。”

    “你想知道什么”

    “名字叫阿和的夫婦,應該死亡在事故中。”林瀟說。

    “我明白了,我會調查。”

    “這里是鐘川事務所,現在沒有人在,請再響聲之后。”

    “我是近衛林瀟,打電話給你是有事情”

    “我會再聯絡的。”

    “是,我是林瀟。”

    “我是片桐,聯絡晚了。”

    ‘你想和阿和會面的事情,已經通過了。’片桐說。

    “明天早上10點來搜查一族,野村會給你帶路的。”

    “非常感謝。”林瀟說。

    次日。

    “你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啊。”林瀟說。

    “真對不起。”阿和說。

    “只要自已放火就有讓人相信有跟蹤狂,這是動機?”

    “正是如此。”阿和說。

    “但是結果完全相反,這樣的話誰都不相信我了。”

    ‘我相信你。’林瀟說。

    “正如你生說的,如果跟蹤狂存在,也應該是那個婚姻介紹所的客人,櫻花給你的姐姐介紹會員婚約都定下來了。

    那以后出軌的女人接近男方,以照片來威脅男方。”

    “男方為了面子,用金錢解決了。”

    “就這樣龐大的感謝金到手,介紹著,婚約者,出軌對象三個人一起進行欺騙。”

    “你知道了,所有真相。”

    “但是當你勸說姐姐金盆洗手,但是她不接受。”

    ‘所以你以跟蹤狂為理由開始組織,你的受害者等級,正是一波三折的告發,沒錯吧。’

    “因為你太像組織進行欺騙行為的姐姐,一開始就不存在跟蹤狂。”

    ‘不是的,跟蹤狂在等著姐姐歸來呢。’阿和說。

    “他在等待報仇的機會,所以滅有人保護會很危險。”

    “強相信我,我就是為了證明跟蹤狂的存在啊,所以在公寓門口點了紙袋。”

    ‘但是,火很快就撲滅了。’

    ‘我也不是笨蛋,火有多危險,我很清楚。’

    ‘就是已經撲滅的火,又被誰點了?’

    “是誰?”

    “跟蹤狂?””

    “他是誰。”

    “我不知道。”

    “你被抓的時候在?”

    “公寓門口,那個時候我立刻就被抓走了,我看到有煙出來所以我想是不是忘記撲滅而又回來。”

    “真是太湊巧了。”

    “是誰同胞了吧。”

    “有這個可能性。”

    ‘你相信我的話嗎?’

    “我可以相信你,但是請告訴我一劍關于你雙氣你的事情。”

    ‘去世了。’阿和說。

    “因為飛機事故?”

    “是的,三年前的夏天。”

    “父親和母親準備去旅游,然后就出了事情。”

    “我不想回想了,但是林瀟先生,希望你幫我保護好姐姐。”阿和說。

    “很遺憾我無法代替你,但是請盡量不要將視線從街機那移開,如果因為這個你的姐姐被抓也不要怪我。”

    “因為欺騙。”

    “是的。”

    “如果被抓也是贖罪,造成這個結果正是她自已。”

    “聽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林瀟先生差不多就請回去了。’

    “啊已經完成了呢。”

    “請等一下,林瀟先生,可以告訴姐姐嗎,請務必在聽一遍手機留言。”

    “什么意思。”

    “你這么說姐姐就明白了。”

    ‘我知道了。’

    回到辦公室。

    “我錯了,對不起呢。”阿托利雅說。

    “風向變了?”林瀟說。

    “和片桐說了以后被批評了。”阿托利雅說:“我太自作主張了,而且還那么狂妄,對不起,我深深的反省了。”

    “你滅有道歉的必要,雖然不能說的很明白,但是我的做法一直都不是最好的。”林瀟說。

    “如果以后想要繼續搭檔,請不要有什么顧慮。”

    ‘聽你那么說我就安心了,那么拜托你。’

    ‘我才要拜托你,但是有點受不了,還是來普通的吧。’林瀟說。

    “明白。”

    “那也不對吧。”林瀟說。

    “知道了。”阿托利雅說。

    “中村有時間嗎?”

    “哦,我在等你呢。”

    “過去無奈飛機事故已經全部查出來,三年前的7月7日飛機,在上空因為引擎故障墜落,沖到白色沙堆中,駕駛員和所有人都是我。

    其中就有阿和的父母。”中村說;“沒錯吧。”

    “太感謝了。”

    “還有一件事情,這個事故有點問題。”

    “怎么回事?”

    “黑盒子沒有被回收,據說因為引擎故障,但是真相云里霧里。”

    “所以才說是有可能是人為事故。”

    “我也去過按一遍,卓偉都有飛行演習。”

    ‘就是時候演習操縱失誤。’

    “確實有那種謠言,但是黑黑子沒有被回收加上全員死亡,已經滅有轍了。”

    離開這里,林瀟打電話給中川。

    “我是林瀟,請問是中川偵探嗎?”

    “我就是,有什么事情嗎。”

    ‘你知道本間嗎,本間不動產的貴子。’

    “是只有還是強制。”

    ‘什么意思。’

    “是正是調查我會協力,但是只有事件聽取就算了真是對不起,我是信用第一的買賣。”

    “是老實話,但是很遺憾如你所想,現在只是任意的事件聽取而已,進行正式調查請協助我們。”

    “在你很忙的時候打擾,抱歉。”

    “阿托利雅,稍微配我一下。”林瀟說。

    “你要去哪兒?”

    “我要去醫院,小奈那里。”林瀟說。

    “本間不動產的貴子?”

    “我就知道會這樣,那么證據有嗎?”

    “還不可以確定。”林瀟說。

    “但是如果本間沒有說話,櫻花是黑色的。”

    ‘小奈呢。’

    “棕色非常接近黑色。”林瀟說。

    “和小奈的會面被允許了。”阿托利雅說。

    “什么時候開始?”林瀟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生活奏鳴曲陸家老婆叫秀兒都市少年天尊重生之不留遺憾地球最強男人美女總裁的最強近衛電影人傳奇重生之至尊仙婿冒牌狂婿對沖寧負繁華莫負君我的姑奶奶惹不起原來我家這么有錢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限之次元幻想第635章》,方便以后閱讀無限之次元幻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限之次元幻想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广东彩票兑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