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兑奖时间
 

凡女仙葫

第六百五十五章 無月的靈眼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書名:凡女仙葫

?    “什么時候孕育出花靈是未知數么?”.

    扶夭公主點點頭:“是,所以你們可要考慮清楚了。”

    “本君答應,只是有一個請求。”葉天源道。

    “什么請求?”

    “能否先把奪天造化果給內子服用?”

    扶夭公主頓了頓,點頭:“可以。只是你既然答應了,就要等那株奇花孕育出花靈才能離開呢。”

    葉天源淡淡道:“這個本君自然能做到。”

    扶夭公主笑了笑,望向羅玉成:“那么,這位道友呢?”

    葉天源開口:“本君的精血,還不夠么?”

    “若是本公主沒有看錯,道友是純陽之體吧?道友的精血是極寶貴的,對靈植也有奇效,只是過于霸道了些,需要其他男子的精血綜合。而這位道友修為比道友稍遜一些,元陽猶在,是最合適不過的。”扶夭公主不急不緩的解釋著,隨后看向羅玉成。

    羅玉成微微一笑:“玉成樂意之至。”

    “既如此,比武招親之后,你們就隨我回百果谷吧。”扶夭公主面無波瀾的道。

    事情談妥,扶夭公主獨自離開,葉天源幾人則一直在租住之處等著。

    三日后聽聞扶夭公主親自主持文斗,選出了三位男子,這三位男子就成了公主的道侶候選,會有一個短則數年長則十數年的期限考察三人,亦是和公主培養感情,最終再定出道侶。

    而這期間,扶夭公主還是逍遙一人,派了侍女小橙前來,帶著幾人低調的去了百果谷。

    安排好幾人的住所,扶夭公主帶著他們向花園走去,邊走邊道:“這就是我的花園了,旁人等閑不得進入的。”

    走了片刻在墻角處的一株桃樹前停下:“我說的奇花。就是它。”

    葉天源幾人都沒想到,能夠孕育出花靈來的奇花居然只是一株桃花,定睛一看,倒真的發現幾分不凡來。

    這桃樹高不過三尺,桃葉稀松,開的桃花卻比尋常桃花要大上一圈,更稀奇的是,花瓣竟然是綠色的。

    這株綠桃少了尋常桃花的嬌媚妖嬈。卻多出幾分仙姿玉色來。

    扶夭公主手一揮,眾人面前出現一株盆栽植物,另一只手上多出玲瓏小巧的鋤頭,然后對著靈植根部輕輕一挖。

    花盆中攸地爆發出炫目靈光。待靈光散去,鋤頭上多出一枚圓滾滾白嫩嫩的果子。『雅*文*言*情*首*發』

    “這就是奪天造化果了,落陽道友盡快把它給道侶服下以防靈氣流失。從明日起,每逢日出之時二位記得前來澆灌奇花。”扶夭公主用手指把果子捏起,遞給葉天源,然后轉身離去。

    葉天源小心翼翼的接過奪天造化果,對著扶夭公主款款而行的背影鄭重道謝。

    眾人迫不及待的返回住所,葉天源打出上百道法訣解開障眼陣法,樹葉型法寶上現出莫清塵和妖帝洛風的身影。

    小狼上前一步。俯身抱起妖帝洛風往旁邊一扔,然后側開身子把位置讓給葉天源。

    妖帝洛風摔到地上,發出咚的一聲響,眾人若無其事的圍在樹葉型法寶前,誰都沒有回頭看上一眼。

    卻沒想到昏迷大半年的妖帝洛風經過這么一摔,竟然醒了過來,望著眾人微微出神。

    “這奪天造化果。怎么給主人吃下啊?”看著一動不動的莫清塵,小角遲疑的問。

    葉天源看著手中的果子,眉頭皺了皺眉,剛想詢問一下葫蘆中的毛桃,就聽羅玉成說道:“奪天造化果破而化汁,遇風成煙,所以不能用尋常方法喂食。”

    “啊,那怎么辦?”火烏鴉蹲在小狼頭上問。

    羅玉成淡淡掃了葉天源一眼。抿了抿唇道:“那還不簡單,只要葉道友先行咬破奪天造化果,把汁液含在口中,再渡給莫道友就好了。”

    “呃——”火烏鴉幾個都斜睨著葉天源。

    葉天源耳根瞬間通紅。

    “葉道友,事不宜遲,早些把奪天造化果給莫道友服下吧。我們先出去等著。”羅玉成說完轉身往外走,卻發覺后面沒有動靜,回頭一看,火烏鴉幾個誰都沒動,理直氣壯的在原地站著呢。

    “你們還不走?”羅玉成挑眉。

    “為什么要走啊?”三只靈獸異口同聲的問道,同時流露出你簡直多此一舉的眼神。

    羅玉成咬了咬牙,轉身大步向外走,經過妖帝洛風時手一伸,把他一起拖了出去。

    葉天源無奈的看了火烏鴉三個一眼,不再耽擱,照著羅玉成的法子把奪天造化果給莫清塵喂下,果核亦收進了儲物袋里。

    莫清塵已經把葫蘆美酒能催生靈植的秘密告訴了他,等師妹醒來,這果核說不準還能長成奪天造化樹呢。

    火烏鴉和小角的驚呼聲傳來,門砰的打開,羅玉成拽著妖帝洛風沖了進來,目光落在莫清塵身上。

    只見形如百歲老嫗,雞皮鶴發的莫清塵溝壑虬枝般的皺紋漸漸消失,肌膚恢復了光滑彈性。

    片刻后,她的肌膚已經恢復如初,面色染上紅潤,若不是滿頭白發如雪,就和以往沒有任何區別。

    又等了許久,莫清塵終究沒有醒來。

    幾人雖有失落,對此卻早有準備。

    莫清塵能恢復到這樣的程度,其實已經是幸事了。

    羅玉成看了一眼熟悉的容顏,手中出現一枚玉簡遞給葉天源。

    “羅道友,這是——”

    羅玉成抿了抿唇,然后便笑了:“莫道友耗盡了本命源火,奪天造化果只能助她恢復生機,卻遠不能彌補耗盡本命源火和心頭血的損失。想要莫道友清醒,恐怕最好的法子就是激發埋在她丹田深處的源火之種,使得本命源火重新燃起,再經過調養徐徐彌補心頭之血,她方能恢復如初。這是早年拂風真君所贈的雙修功法,葉道友體內真火和莫道友真火天性相吸,或許能收到奇效。”

    葉天源沉默下來。

    羅玉成則一直保持著遞出玉簡的姿勢。

    然后葉天源把玉簡接過來,鄭重道:“多謝羅道友。”

    羅玉成灑脫一笑:“不過是物歸原主。”

    說完轉身離去,這一次不由分說的把其他人都拖走。房門悄然關上。

    天色尚早,羅玉成幾人都在院中樹蔭下的石桌旁坐著。

    火烏鴉蹲在樹枝上,看著羅玉成發呆,腦海中一直回響著他說的話。

    物歸原主么?

    火烏鴉悄悄嘆口氣。

    就是連主人都不知道,它進階七階后覺醒的天賦技能是什么,那技能居然是靈媒之眼,能夠看出男女自生下后就系在腕上的紅線。

    當然,它不是想看出誰的就看出誰的。對凡人,幾乎是一看一個準,修士的話則完全靠幾率了,至于高階修士么?咳咳。大家懂的。

    時靈時不靈的讀心術和詛咒已經讓它夠丟臉了,再來一個不靠譜的媒婆技能么,所以從一開始它就打定了主意不說出來。

    若是,若是沒有突如其來的靈光一閃,看出了主人、落陽真君和玉成真君三人的腕上紅線,它就沒有這么鬧心了。

    玉成真君的天定姻緣居然是主人,只要一想到這個事,它頭都要炸了。

    火烏鴉正尋思著,羅玉成似有所感的掃了一眼。嚇得它一個激靈差點栽下來,忙掩飾的咳嗽了兩聲,心道不管了,這個秘密它要一輩子爛在肚子里,就和另一個秘密一樣。

    羅玉成覺得火烏鴉有些怪異,可他畢竟不會讀心術,猜不到火烏鴉心中那個驚人的秘密。收回目光看向妖帝洛風,挑眉道:“妖帝?”

    妖帝洛風回之一笑:“讓你們失望了,我不是杜若。”

    羅玉成牽了牽嘴角:“不愧是妖帝,哪怕手腳被縛獸環所縛,氣勢也不減半分。”

    妖帝洛風哈哈一笑:“有杜若在,本帝也不用擔心,不是么?”

    “無論杜若在不在,你都只能這樣手無縛雞之力。不是么?”羅玉成反唇相譏。

    妖帝洛風氣得咬牙,騰地站起來狠狠一拍桌子,然后在幾雙冷眼注視下坐下來,抽了抽嘴角道:“桌子還挺硬。”

    幾人……

    僵持了一會兒,妖帝開口道:“本帝不得不服,你們幾個。還真是福大命大。不,是命本來已經被閻王收走了,還能退回來。”

    說到這里,心里狠狠噴了一口大血,瞬間把老天罵了個百八十遍。

    “喂喂,別罵了啊,罵老天罵這么利落當心遭雷劈。”火烏鴉半睜著小眼道。

    話音剛落,就聽轟隆一聲,一道天雷降下,老樹被劈成兩截,火烏鴉灰頭土臉的從樹枝上掉了下來。

    見幾人瞪它,輕咳兩聲,臉不紅氣不喘的道:“看什么,劈歪了不行么?”

    眾人……

    好一會兒,被打斷情緒的妖帝才重新開口:“本帝的意思是,既然你們得天相助,或許天意如此,本帝犯不著和天命抗衡。我們之間的仇怨,在靈界之前就先算了吧,你看如何?”

    “這個,不是本君一人說了算的。”羅玉成淡淡道。

    妖帝嗤笑道:“反正有杜若在,你們也不會對本帝下殺手不是么?本帝需要解開縛獸環療傷,不想這么干耗著。那不如暫且打住,本帝可以發下誓言,在這凡間界不再與你們為敵,怎么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  說一件對柳葉來說很值得高興的事。《.大神》雜志的第二期截取了凡女中的一段,變成鉛字了,還有清塵和松鼠微生六的漫畫,以及柳葉數年前裝嫩照片一張。雜志幾塊錢一本,網上和各大報刊亭都有售,想看看漫畫版微生六的童鞋們可以買來看看。

    感謝書友131113180404525、書友120211101250269、鳳靈幽幽、淡雨思涵的平安符,愛好讀好書的和氏璧。咳咳,第二塊和氏璧了,之前bagubapo童鞋的和氏璧還欠著呢,讓我這個更新渣人多么羞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筑天之柱囹魂傳仙不長生1佛系劍客無雙魂印劍道狂徒墨伐萬界最強老公七子聯方大王之壽萬萬載修仙小助手至強飛仙重生之都市最強神話至尊

如果您喜歡,請把《凡女仙葫第六百五十五章 無月的靈眼》,方便以后閱讀凡女仙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凡女仙葫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广东彩票兑奖时间